关注民生周刊

微信
微博
微博|微信

扫一扫,用微信浏览

|客户端
财经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
当前位置:首页 > 财经

麻辣财经:浇地只“浇苗”,大水漫灌过时啦!

——三探农业高质量发展③

来源:人民日报中央厨房2019-07-25 14:42:01

151123

随着“七下八上”的到来,人们的心里也会七下八上,感到不踏实。

这个“七下八上”,指的是每年的七月下旬和八月上旬,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处于主汛期,由于降水量集中,各地防洪排涝的任务相当艰巨。

当然,也有的地方雨季下雨并不多,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轻松一点,往往需要抗旱防汛一起抓,身上的担子更重。比如,进入7月以来,河南省降雨量比往年同期平均值偏少7成多,已经达到轻度干旱等级。7月23日起,河南已经IV抗旱应急响应。

所以说,种地这个活,水多了不行,没有水更不行。因为水利是农业的命脉,有阳光雨露的滋润,禾苗才会茁壮成长,带来好的收成。

重庆武隆地区降水充沛,但喀斯特地貌却让这里“有雨遍坡流,无雨水无踪”,工程性缺水严重。“水瓶颈”如何破解?麻辣财经记者走进重庆武隆山区进行调查,看如何为农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“水支撑”。

请看第三篇:水利设施之变。

农田更“滋润”:小山塘连成了大水网

武隆有句顺口溜:“天上有水地上流,三天停水人发愁。”

事实上,武隆守着乌江、芙蓉江、大溪河等十几条大江大河,可还是喊“渴”。光看有大河,一路走来,没见一条小沟小溪。武隆区水利局水利科科长肖何介绍,武隆地处武陵山区,70%左右的土地属于喀斯特地貌,有点水就渗到沟沟缝缝里,地表基本留不住。

金沟银沟不如条水沟,修个山坪塘能解大难题。“山坪塘、蓄水池,就好比‘水缸子’。”羊角镇艳山红村村主任黄东说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村民们投工投劳建过一些,但标准较低,加上年久失修,存不住多少水。

“种田旱不能浇、涝不能排,跑水、跑肥又跑墒,恁个能有好收成?”艳山红村院子组村民龚南红说,“家家户户把平房屋顶的四周垒高,就是为了接‘天落水’。可这样的水不仅涩又苦,放久了还有股臭味。”

武隆的“水瓶颈”咋破?“建设小水利,将宝贵的水储起来。”重庆市水利局副局长朱闽丰说。在水利部定点帮扶下,“水利定点扶贫八大工程”顺利启动,1900个蓄水池、1600多口山坪塘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“长起来”。

只有山坪塘还不够,建起骨干水源工程,才能“大河有水小河满”。青翠群山间,夹着一泓碧水,位于仙女山镇石梁子社区的大河沟水库蓄满清水,进入试运行阶段。这座小型水库工程总库容111万立方米,兼顾城镇供水、灌溉等功能。目前,水利部定点帮扶规划建设的11座小型水库、12个场镇供水工程等“骨干水源”相继开工建设。

从上空俯瞰武隆,“长藤结瓜”式的水系统让水循环起来。顺着山势,高处有水库;沿着管网走,隔上几里地,就有一个山坪塘或蓄水池,宛如一条“珍珠项链”。通过配合调度,实现蓄水、调水、引水,形成了一个个灌区,一张张水网,确保农村生产生活用水。

目前,武隆已经巩固提升24.23万人饮水安全,恢复改善灌溉面积3.28万亩,为群众织密用水保障网。艳山红村新建修缮了十多口山坪塘、蓄水池,配建了管网,“三跑田”变成了“三保田”,农田过上了“滋润”日子。因水而变的还有沧沟乡青杠村。“重新整治了山坪塘,村里蓄水能力接近5万立方米,1000多亩田都能喝饱水了。”村支书冉圣元说。

用水更集约:从浇地变成浇作物

双河镇木根村就坐落在半山上,一座座钢架大棚点缀其间。正值伏旱,好多天没下雨。往年,这个当口正是王合兴着急上火的时候,4000多亩高山蔬菜“喊渴”,他只能发动亲朋好友四处找水。

今年,王合兴淡定了。走进他的渝蔬农业公司基地一瞧——卷心菜绿油油,茄子、西红柿鲜亮亮……尽管经历了高温炙烤,蔬菜依然水嫩。

功劳一大半归滴灌。王合兴踩踩脚下的地,“埋着40多千米长的水管呢!”田间地头,一根根黑色管道探出头来。“拧开阀门,水就顺着管网、通过滴灌器,一滴滴地渗入到作物根部,就跟‘输液’一样精准高效。用工用水减少了、一亩地能省100多元。”

都说蔬菜赚钱,可需水量也大。创业之初,浇水就是大难题,旱季里只敢浇“保命水”,增产水想都不敢想。水跟不上,菜就长不好。茄子、西红柿有裂口、起麻尖儿,合格率只有六七成,收购商看不上,一亩蔬菜顶天儿能卖2000多元。

他四处取经,寻得“滴灌+水肥一体化”的良方。“根据蔬菜生产需求,精准测土配方,实现水肥一体化,精准施肥,小水勤灌,蔬菜贴上了‘绿色’牌,一亩地能赚1万多元。”王合兴说。

在武隆,不少遇到类似难题的农民开始从浇地变成浇作物,让农业生产方式不断增“绿”。“农业提质增效,必须鼓励引导农业生产主体逐步从大水漫灌、土渠浇灌向管灌、喷灌、膜下滴灌过渡。”朱闽丰说。2018年武隆区灌溉面积23.81万亩中节水灌溉面积达14.61万亩。

高效节水模式虽好,可投入不少,推广容易吗?“滴灌、喷灌需要统一播种、统一浇水、统一施肥,一家一户的巴掌田可不行。”双河镇镇长湛鸿说,通过鼓励培育家庭农场、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,让大户带着小户共同发展。

借水兴产业:生态养殖、环保民宿火起来

水利设施之变,撬动产业转型升级。武隆拥有丰富的旅游资源,山清水秀,风光旖旎,峡谷、河流、天坑错落分布。更难得的是,武隆夏季平均气温在20摄氏度上下,是避暑胜地。虽说之前也有不少村民把目光投向农家乐,但大多小打小闹,经营粗放。

为啥不提升品质,走高端路线?仙女山镇明星村附近就是5A级景区,村民吕生伦几年前返乡开办农家乐,生意一直没啥起色。“就是‘卡’在水上面。水不够用,游客洗澡、冲厕所都成问题。要是遇到暴雨天,水更是浑得没法用。住宿体验差,啥客人愿意再来第二回?”

解决了水利基础设施问题,资源优势才能转化成产业优势。武隆区修建核桃水厂,供水规模每天可达5000吨。有了清澈干净的自来水,周边发展起200多家农家乐。“水有保障,底气足了,我的农家乐房间从十几间扩大到20多间,旺季还得提前预订,每年收入七八万元。”吕生伦说。

芙蓉街道黄金村的谭华胜走得更远。他成立武隆博航专业合作社,发展集生态养殖、产品加工、民宿餐饮于一体的融合产业。“要想富,先通水和路。合作社刚成立时,遇到大旱,三个月拉了80多车水,花了10万多元。”谭华胜说,如今街道周边修建了近2000立方米的蓄水池和山坪塘,基本解决了用水问题,这才提起三产融合发展的劲头。

“即便有了水,也应紧着用。平时洗菜水都存起来,用来浇花、扫地。客房装了简易的水循环装置,洗手池的水又能用来冲厕。”谭华胜说。“游客数量越来越多,羊肉加工项目即将上马,这对用水又提出了更高要求,我琢磨着能不能让供水厂将管网延伸到咱合作社?”谭华胜笑着说。

源源活水不只兴了产业,还拔了“穷根”。2018年,全区减贫人口2049人,贫困发生率下降至0.78%,脱贫人口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到8991元,年增长17%。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·麻辣财经工作室 王浩)

(责任编辑:罗芳菲)

合作单位

友情链接

民生网新闻热线:010-65363346  010-65363014        投稿邮箱:msweekly@sina.com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5363027        举报邮箱:msweekly@sina.com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0120180029    |    京ICP备10053091号-5    |    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