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民生周刊

微信
微博
微博|微信

扫一扫,用微信浏览

|客户端
独家报道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
当前位置:首页 > 独家报道

原上海消防总队长赵子新:勇敢精神与科学灭火缺一不可

来源:民生周刊2019-04-23 15:25:03

“消防天天都在执勤,时时都要出现场,从入伍到退休40年,天天如履薄冰、战战兢兢,睡觉都不安稳。”忆起自己的消防生涯,63岁的赵子新感慨道,直到现在,每当听到有火警,或者其他省市有火情,他都很担心。

从一名普通的消防员到消防总队长,赵子新转战辽宁、河南、北京、上海多地。他是大兴安岭扑火救灾的亲历者,也是多次灭火现场的指挥员。经历众多火灾之后,他最担心的依然是消防员在火场战斗中牺牲。

▲退休后的赵子新,依然关注火事。

亲历大兴安岭火灾

“那是1987年5月。”

32年了,赵子新还清晰地记得这个时间,大兴安岭地区发生特大森林火灾,5万多军民参与扑救,耗时28天才彻底扑灭,火灾造成境内101万公顷森林被毁, 5万多人受灾,211人丧生。

赵子新是灭火队伍中的一员。那时他在辽宁省消防总队,大兴安岭火灾发生后,他奉命带队参加灭火。

到那里后,赵子新发现,森林过火面积太大,一片一片燃烧着,但在地面上看不到,只能依靠空中侦察。“他们告诉我们哪里有火,我们就往哪里赶。”

他记得最大的一场灭火战是在阿穆尔西部林区。正好是在中午,他的队伍刚准备吃东西,结果命令来了,说距离他们六七公里,又有一片火烧起来了。

于是,他们跑步到了那座山上,看到火就像一片汪洋,漫山遍野地烧起来,呼啸着。“我们这些成天跟火灾打交道的,都不咋怵火灾,但是当时那个场面非常震撼,人在火和烟面前显得非常渺小。”赵子新说。

打还是不打?以队伍仅有的那些人、那点装备怎么打?赵子新跟几个参谋商量对策,决定掐着一头打,先把火头打住,以控制火势往前蔓延。

他们带了干粉灭火弹,前面一排人扔出灭火弹,爆炸后干粉喷出,借着干粉的爆炸力、冲击力和控制隔绝氧气的能力,火势降了一些,随后第二排人拿着森林消防二号工具扑火拖把,马上扑打,这样循环往复,才把火头控制住,之后再一步步往前延伸。

赵子新记得,那天一共持续扑火4个半小时,最后把那片火情控制住了,火只在原地烧,不再蔓延。战士们都躺在山上起不来了,又累、又渴、又困……当时公安部一位领导来看到那个场面流泪了,说:“你们是英雄,为扑灭森林火灾做出了贡献,我给你们请功!”

伴随着这片火的扑灭,西部林区再没有发生大火,又过了一天开始下雨,那片火被彻底控制了。

上级要给赵子新记二等功,他推辞了,让给了别人,“记功不记功无所谓,我把战士完完整整带回来就足矣。”

把火灾防线设在前面

扑灭火灾,治理火患,在与火战斗的日子里,赵子新一刻也不敢放松。

2002年9月,赵子新离开辽宁,成为河南消防总队长。此后,他历任北京消防总队长、上海消防总队长,直至3年前退休,预防火灾、治理火患始终是他的第一要务。

“要减少火灾发生,让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有保障,必须树立预防火灾的意识。”赵子新向《民生周刊》记者反复强调,现在消防安全工作的方针仍是预防为主,防消结合。

但实际上,这句话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很难。“社会在变革当中,体制机制在变,生产经营方式也不断地变化,新材料、新工艺不断涌现。很多业主、法定代表人更看重效益和速度,忽略安全。我们虽然有若干消防法规、标准,但真正能够按照法规和标准去做、达到要求的远远不够。”

究其原因,赵子新认为,一是没有具备应有的规范和标准意识,二是有些损失和灾害与个人没有切实利害关系。

他注意到,现在开始严肃追究有关方面的责任,但仅限于发生事故以后追究,事前怎么控制、怎么追究做得不够。“对于怎么把防线设在前面,还得花很大的功夫。”

在河南任消防总队长时,赵子新遇到一次棘手的火患治理工作。当时的郑州银基商城营业面积30多万平方米,经营业态多样,人流密集,货物堆积如山,但商城的消防系统很不完善,报警系统、喷洒系统、卷帘门系统、广播系统、逃生系统等都有缺陷。

当消防部门提出整改时,难度很大。“存在保护伞,市领导说这是郑州最大的商业体,是城市的门面,各个部门要开绿灯,尽快让它营业,有问题边营业边整改。”赵子新反问,“开业以后,商场要挣钱,找谁整改?”

郑州市消防支队没有办法,向河南省消防总队报告情况。赵子新去调研后,下决心整改。在他的建议下,成立了一个省市联合督导组,推动整改工作。但商场方面说缺乏整改资金,难以如期完成。

最终,督导组协助商场通过争取低息贷款、出售部分面积的经营权等方式筹集了资金,逐步完成了整改工作。让他感到欣慰的是,这么多年银基商城没发生大火和群死群伤事件。

赵子新认为,火灾预防必须建好几道防线,首先是建立全民消防安全意识;然后是强调企业职工消防素质,职工要知道怎样预防火灾、控制火灾,以及发生初期火灾怎样处置。另外,各单位负责人要有法律责任意识,对职工的生命财产负责,定期开会、培训、检查,该投入的一定要投入。最后是各级政府领导责任意识要加强,不能等到出了事才重视消防,不能搞运动式大检查。

▲2009年,赵子新在北京一处火灾现场。

装备好、训练好、指挥好

2018年,公安消防部队正式移交应急管理部,在中国实行了53年的消防现役成为历史。

赵子新密切关注这一变化。他认为,消防队伍移交应急管理部后,战斗精神、战斗作风还要延续。

“职业消防员有个最大的优势,干的年头长,经验丰富,经济财力保障比较好。”赵子新告诉《民生周刊》记者,在很多发达国家,包括我国香港地区,消防员是备受老百姓青睐的职业,他们有极高的社会荣誉感、责任感,并且高薪。

另外,除了灭火,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还承担坍塌、泄漏、溺水等综合性应急救援,需要有相应的装备。

现代化的装备能让救援更高效。比如,在森林灭火中,如果周围有水库、水源,可以用直升机高空洒水,控制火势。

赵子新提出,在提高装备水平的基础上,还要加强消防员的培训。比如,以后消防救援队伍随时可能去应对森林火灾,消防员要掌握森林火灾扑救的规律、特点。

“森林火灾要打早、打小,目前许多地区有了远红外侦察装置,也有直升机,发现得及时,扑灭才能及时,防止火灾变大,这是最主要的。”赵子新说。

另外,他指出,在实施扑救过程当中,要掌握森林火灾的燃烧趋势和风向特点,在灭火中以预防为主。比如提前打隔离带,因为森林火灾是一有风就飞火,火在树尖上烧,烧完以后随着风飞过去,中间没有很宽的隔离带往往不行。

“勇敢精神与科学灭火,这两样缺一个不可。有了科学的救援工具,你不往火场上靠不行;盲目往上靠,灭火方法不科学也不行。”赵子新说。

在长期的消防工作中,赵子新发现,目前基层的消防指挥员大多是学生官,毕业以后时间不长就上岗了,缺乏大量实战经验。火灾发生时,如果总队和支队指挥员没到场,他就会非常担心。

“老一点的指挥员到场了就放心一些,就怕他们没到之前,光年轻人到场,往往很危险。”赵子新说,在上海,他明确要求消防指挥中心,只要稍微大点的火,消防总队、支队马上出动,以强大的指挥系统来弥补年轻消防员的经验不足。

“要培养有经验的指挥员,带年轻的消防员。”赵子新说。在他看来,按照目前的体制,我国的消防员走向职业化是必然的,他期待“拴心留人”的相关配套措施早日出台,让我国消防队伍更稳定、更强大。

□ 《民生周刊》记者 罗燕

(责任编辑:罗芳菲)

合作单位

友情链接

民生网新闻热线:010-65363346  010-65363014        投稿邮箱:msweekly@sina.com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5363027        举报邮箱:msweekly@sina.com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0120180029    |    京ICP备10053091号-5    |    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