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天学:法度与艺术辉映
来源:民生网
2022-06-16 14:53:08

书法需要坚守法度,书法更需要艺术美感,放眼几千年的书法史,浩如烟海的精品,灿若繁星的大师,无一不是法度与艺术美感的完美结合,如果抛开艺术,而谈法度,则陈陈相因,缺少生气,反之,如果抛开法度,只谈艺术,则无源之水,无本之木,历史上,不管是舍法追艺的书法家,还是唯法舍艺的书法家,都已经淹没在洪流之中,无一例外,他们悄无声息,一点痕迹也没有。唯有艺术演绎法度,或者法度附着于艺术,书法之法与书法之艺交相辉映、相辅相成,才能“沧海横流,方显英雄本色”。杨天学就是艺术完美演绎法度的代表,他开创的“立体书法”就是恪守法度而诠释书法艺术之美的集中体现。

刻字作品《立》《二月花》

可能受成长环境的影响,可能血脉中天生流淌着艺术基因,也可能兼而有之,杨天学自幼就喜欢传统文化,尤其对书法艺术,更是情有独钟。小时候在父亲耳提面命的教诲中,他系统学习过法度严谨的唐楷,深入临摹过欧阳询、颜真卿、柳公权、赵孟頫,他也曾沉醉于“宋四家”的意态,又在“二王”的韵致中,下过很大功夫,于此同时,他也旁参过张旭的纵逸、怀素的恣肆,以及近代郭沫若、启功等名家的笔法笔意。20岁左右,杨天学就因“写的一手好字”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大书法家。

一个书法家如果严守法度,又努力追求书法艺术,却没有超拔而犀利的审美眼光,那么他的艺术创作充其量也只能停留在一般书法之艺的水平,很难深入人心,引起共鸣。想当年,黄宾虹做过故宫的鉴定工作,也经营过古董商店,如果没有一件件历史文物的滋养,就没浑厚华滋的黄宾虹;张大千早期临摹了很多历史名家,达到惟妙惟肖,以假乱真的程度,正是基于遍临百家的艺术视野和笔墨功力,才成就了张大千的泼墨泼彩;溥儒皇宫里长大,每天手摩历代名画,才成就了一代宗师……这些大师的作品,之所以传得开、留得下,就是因为他们在学习传统中,开拓了艺术视野,提高了审美眼光,他们创作的作品才走进了千家万户。那么,以先贤巨匠作为参照,审视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,可以发现,杨天学有着独特的发现,也有着非同寻常的审美眼光。沙子、茶渣等一切可以塑形的元素,杨天学都能点石成金,这不是一般艺术家可以做到的,也不是一般才情的书法家可以驾驭的,这需要有偶然天成的造型把控能力,需要有因势利导的创造力和创新精神。几十年以来,杨天学依仗着深厚的书法功力和对书法的审美思辨,遵照着传统书法结字形态的基本要素,通过对传统书法的基础笔画、字体、形态的重新构建,以现代美学理念和审美眼光,分拆,演绎,随字赋形,韵生势起,再结合、再组装,让书法之法与书法之艺互生其妙,让自己的创作充盈着视觉张力,散发活力,绽放风采。

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是艺术要素与技术要素的高度融合、是创意理念与形式内容的完美对接,更是挖掘生活之美与感观视觉之美的深度创新。

砂石作品《知难而上》《千里之行始足下》

黄庭坚曾说:“随人做计终后人,自成一家始逼真”。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有着鲜明的独创性,他的独创是恪守着传统书法主流精神的一种延伸,一种发散性拓展,然而,在主题与内涵方面,杨天学并没有颠覆大众对传统书法的认知,也没有背离传统书法的审美根基,而是沿着传统书法的法理和脉络,在书法的形式方面进行尝试,进行突破,从而形成一种崭新的书法样式。杨天学立足于现实主义的审美追求,结合对生活中一切美的观察,借助沙粒、茶叶碎渣等身边之物,把眼中之美与艺术之美孕育于手底,形成了一种既有别于古人,又有别于今人的独特书法艺术样式,凝聚着创新精神,充盈着变革意识,如一颗光芒闪烁的珍珠,引起大众的关注。

 

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因其独创性先后在“世界记录协会”、“国家商标局”等单位认定、注册,在“国际刻字大展”、“湖北省第四届书法黄鹤楼奖”等等国际参展评奖中,屡屡拔得头筹,彰显着姿貌独秀的魅力,也为当代书坛注入了一种别样的视觉审美风采,堪称一绝,成了雅俗共赏的驰名商标。如徐悲鸿的马、齐白石的虾、黄胄的驴……

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很有生活性、很有现代味。几十年以来,杨天学走进生活,触摸大自然的风情,他从生活中汲取素材,体悟生活的本质,吃透了生活的底蕴,咀嚼着生活的点点滴滴,然后,去开启精彩纷呈的艺术殿堂。汉江边上的沙滩、水晶粉、茶叶茶饼,哪怕是面团,都是他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,一切身边之物、眼中之景,也都是他永不枯竭的艺术源泉。他以思辨的哲学精神,以专注的精力、专业的技法、专一的情感,投入到书法艺术的表现之中,把生活感悟、艺术真谛、人生的处事态度统合一体,融成精妙,让“立体书法”艺术立时代潮流,紧扣时代脉搏,表现出符合新时代大众审美标准的艺术形式,带着工匠精神的完美和极致,带着文人雅士的卓越和风神,从中似若看到了源于生活的“天然之趣”,那种齐白石式的“天然之趣”与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具有异曲同工之妙,成为大商巨贾、社会名流追逐的对象,也让挑剔而有品位、苛刻而有质感的精英阶层备受青睐。

行书《种德收福》砂石作品《三人行有吾师》

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具有很强的装饰性。一切艺术作品都必须紧紧围绕着“美”这一主题而生发,都是为了给观者带来温润心灵的美的享受,唯其如此,才能进入观者的精神世界、才能触及灵魂。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正是践行了这样的一个审美标准,从立意到制作、从手法到技艺、从形式到内涵,每一个字都精挑细选,每一幅作品都由感而成,每一幅作品都是杨天学入情入理、入心入境的精心创作,并带着丰富的寓意,或吉祥、或睿智、或喜庆……无论是视觉效果、感观体验,还是审美格调,无不彰显着工匠精神,孕育着别出心裁的创意。

厅堂办公、居家装潢、书房茶室,一幅独特而鲜明的“立体书法”悬挂其中,既彰显了主人的审美品格,又增添了别具一格的审美视觉。杨天学的“立体书法”,不管是远观,还是细品,哪怕是无意之间扫上一眼,也一定会被其独具匠心的风格所吸引,于是,展开话题,谈古论今,俨然一场诗文雅聚的活动,不知不觉,加深了印象,促进了友情,成就了生意。

杨天学是一个谦虚低调的人,他不喜欢张扬,更不喜欢包装、炒作自己,即便他的创作技法已经技高凌云,他的艺术风格也已经渐入佳境,他依然笃定恒心,砥砺前行,他以不忘初心的淡泊与阔达,陶醉在艺术的世界里,吮吸着精华,追逐着心中的彩虹。蓄素守中,他平和而充实,耐住寂寞,他独上了高楼。

(文/桑干)

(责任编辑:)